更新:2020-4-13

德国 SAUTER (首德) 钢琴 CEO Otto Hott


BVMW访谈录



未标题-1.jpg


BVMW是什么?


未标题-2.jpg


BVMW是德国中小企业联合会的简称。它成立于1975年,是全球最大的国际商业协会之一,在德国,欧盟乃至全球商业界富有盛名,影响力巨大。BVMW的会员企业均为德国本土的高科技或精密手工制造公司,大多涉及机械制造,人工智能,航空航天及电子产品。


BVMW为什么要采访Otto Hott先生?


未标题-3.jpg

SAUTER (首德) 作为德国历史最为悠久的钢琴制造公司,是德国制造工业企业中的优秀代表。它揭示了德国制造业成功的奥秘正是源自于几个世纪以来对工匠精神的不断追求和对创新技术的持续渴望。2016年12月, SAUTER 钢琴制造公司 CEO Otto Hott 先生应BVMW媒体专家 Jo Groebel 博士的邀请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访谈,快来和我们一起看看吧!

关于历史


未标题-4.jpg


BVMW 媒体专家 Jo Groebel 博士让我们从贵公司的历史开始谈起。如果我手中的资料是正确的,您的公司将迎来周年庆,对吗?


Otto Hott:是的,至2019年为止我们已经存在200年了。SAUTER (首德) 是目前世界上现存的历史最悠久的钢琴制造商。当然以前还有更加古老的,但现在这些品牌都已经消失了。大家所知道的现存其他大多数钢琴品牌则都是在1850年左右创立的。


Jo Groebel:是什么促使创始人Johann Grimm (约翰·格林)从施派欣根前往维也纳,后来又回到家乡并创建了这座钢琴工厂?

Otto Hott:年轻的木匠Johann Grimm于1813年前往当时的世界大都市维也纳,是为了跟随最好的钢琴制造大师Johann Andreas Streicher和Nanette Stein学习钢琴制造技艺。200年前的那个时代,世界上没有大型钢琴制造商,只有小型手工制造企业。几乎每个欧洲城市都有为国内市场制造钢琴的小企业。当时,斯图加特和柏林有50至100家钢琴制造商。Johann Grimm是一位熟练的木匠。他知道如何处理木材并对其进行加工,这为他未来的钢琴制造事业打下了稳固的基础。

Jo Groebel:SAUTER 这个名字是在1846年来自创始人Johann Grimm的侄子Carl Sauter吗?

Otto Hott:是的,Johann Grimm没有自己的孩子。

Jo Groebel:我感到非常惊讶,Carl Sauter的儿子Johann在17岁时,父亲便早早去世了,但Johann不仅接手了公司,还前往美国游历以鼓舞自己。


Otto Hott:对于他所处的时代来说,这很不寻常。他不仅对乐器制造方面的创新技术非常感兴趣,而且对木工技能也特别感兴趣。对于钢琴制造行业来说,那时的美国已经成为了榜样,其他行业同样如此。



关于技术和创新


未标题-5.jpg


Jo Groebel:无论是在生产制造方面还是声学效果方面,创新是贵公司一直以来坚持的特色,对吗?


Otto Hott:是的,否则我们将无法在世界上生存。如果想要占领更多市场份额,我们必须做得更好,必须比竞争对手更具创新能力。否则,客户没有理由购买我们所制造的钢琴。

Jo Groebel:SAUTER钢琴在制造方面至关重要的关键词是“手工技艺”。我注意到“SAUTER球形凹面音板”一词。它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Otto Hott:SAUTER球形凹面音板描述了一个球形截面,该截面使钢琴音板变得与众不同。它为音板产生丰富泛音创造了极好的条件。琴弦的能量通过马桥传递,马桥则固定在音板上。琴弦的拉力十分巨大,这是为了将尽可能多的振动能量传递到音板。如何制造并长久保持音板的曲度是每个钢琴制造商都努力恪守的秘密。


未标题-6.jpg


Jo Groebel:专利保护对您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吗?还是您认为SAUTER钢琴是独一无二的,根本不必为此担心?

Otto Hott:钢琴本身已有300多年的历史。Bartolomeo Cristofori发明了这种乐器。想要开发全新形式的钢琴非常困难,但持续的改进是从未间断的。SAUTER在这方面的工作非常成功。在过去的20年中,我们的工厂已获得了多项专利。例如,我们在音乐会九尺三角钢琴高音区上使用的钛金属弦枕(Titan Duplex)。钛金属是一种很轻但却非常坚硬的材料。使用钛金属制作的弦枕会使声音得到极佳的传输效果。琴弦也不会陷入其中导致弦枕变形。我们已经为此注册了专利。另外,大多数Peter Maly设计的钢琴都受到外观专利保护,不幸的是市面上出现了许多模仿者,我们的律师已经介入此事。到目前为止,情况一直处于控制之中。


未标题-7.jpg


Jo Groebel:现代化的钢琴外观设计是否有局限性?

Otto Hott:不。经典的钢琴音色和前卫的外观设计并不互相排斥。20年来,我们已经与家居设计师Peter Maly先生共同证明了这一点。他专门为SAUTER工作。我们设计了一系列的钢琴,包括两架三角钢琴在内。今年秋天,我们又将推出一款全新设计的立式。正如Peter Maly经常说的那样,我设计的钢琴与我设计的家具拥有相同的设计理念,无论是外观、木材还是形状。这就是我们实现现代化钢琴外观设计的方式。

Jo Groebel:Maly先生的设计在哪个国家更受欢迎?

Otto Hott:特别是在中国。中国的顾客十分喜爱拥有设计感的钢琴。但是Peter Maly所设计的钢琴在世界其他市场也同样受到欢迎。


关于品牌定位


未标题-17.png


Jo Groebel:自90年代以来,您的钢琴制造公司一直专注于专属高端领域。


Otto Hott:是的,我们认为中端钢琴制造企业未来的生存会很艰难,因为他们只有执行低价策略才能够占据市场优势。而无论如何德国制造的钢琴都是无法在价格方面与之竞争的,因为这些企业所制造的钢琴,大部分零部件来自远东地区。所以我们只制造最顶尖的钢琴。如果一个钢琴制造企业在这两者之间摇摆不定,那么它将注定失败。


Jo Groebel:很多其他著名钢琴品牌最初也是德国人创办的。您认为是否存在可以使企业蓬勃发展的合理竞争?


Otto Hott:如果您只是关注价格和品牌形象,某些品牌的确高高在上。但在钢琴音色方面,它们并不比SAUTER更具有优势。例如,在美国,Larry Fine每年都会出版一本钢琴购买指南。这本书对全球约100家钢琴制造商进行评估,并将它们划分为不同质量等级,分别是品质最高、品质优秀和品质良好。SAUTER (首德) 钢琴同其他少数几个德国品牌一样,属于品质最高的等级。这个分类也得到了钢琴家们的普遍认可。


关于100%德国制造


未标题-18.png


Jo Groebel:SAUTER钢琴的零部件供应商完全来自德国吗?


Otto Hott:是的。这是我们的制琴理念中非常重要的一点:100%德国制造。这就是我们不仅在施派欣根(Spaichingen)进行所有的钢琴生产,而且所有零件都采购自德国本土的原因。SAUTER 钢琴绝不使用任何来自非德国渠道的廉价零件。

未标题-15.jpg


Jo Groebel:SAUTER 钢琴制造公司的员工都来自本地吗?


Otto Hott:我们的大多数员工都来自施派欣根本地。这里也是他们唯一的一个工作地点。另外我们在施派欣根也有供应商。SAUTER钢琴制造公司现在已经成为了这里的文化标志。制造钢琴和乐器也成为了施派欣根地区的特色。所以市长告诉我,乐器制造行业现在是施派欣根地区的明珠。


关于SAUTER钢琴客户


未标题-8.jpg


Jo Groebel:是否有音乐家按照自己的需求定制SAUTER钢琴?

Otto Hott:当然。我们满足所有客户的要求。得益于手工制造技艺,对钢琴有特殊需求的音乐家不仅可以分别定制钢琴饰面和颜色,甚至还可以要求不同的造型和音色——它们是相互关联的。


Jo Groebel:首德钢琴的主要客户是热情洋溢的音乐爱好者,还是职业钢琴家?

Otto Hott:这很难说,因为我们不直接供货给终端客户,全球各个国家都有SAUTER钢琴的独立经销商。每位客户在购买钢琴时都会收到一份带有保修卡的维护手册,有时候他们会将手册回寄给我们,这样我们便可以知道我们的客户来自哪里。有趣的是,相比其他职业来说,我们知道有较多的医生喜欢弹钢琴。


关于市场和销售


未标题-13.jpg


Jo Groebel:SAUTER钢琴是否拥有独家品牌经销商?


Otto Hott:是的,我们拥有独家经销商,无论是在运行非常顺利的中国、澳大利亚,还是日本。这意味着我们承诺只向此地区的独家经销商供货。但是,大多数经销商通常会经营多个钢琴品牌,这有利于他们在市场上生存。


Jo Groebel:SAUTER钢琴目前在多少个国家拥有经销商?


Otto Hott:目前我们的经销商遍布30多个国家。其中远东市场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尤其是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而位于东南亚的泰国或新加坡则尚待开发。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钢琴消费市场,无论在立式钢琴还是三角钢琴的销量都已超越美国。


Jo Groebel:那么,德国仍然是SAUTER钢琴目前最大的市场吗?


Otto Hott:德国目前仍然是我们销量最大的市场。直到几年前,法国还是我们的第二大市场。因为法国现在已经没有本国钢琴制造商了,所以法国人使用的所有钢琴必须依赖进口,这使得我们在法国占据了极大的市场份额。


关于钢琴这件乐器


未标题-19.png


Jo Groebel:同一钢琴制造商生产的不同型号钢琴也会有所不同,就像每个人的笔迹都不一样,对吗?


Otto Hott:是的,每架钢琴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客户选择了SAUTER,他们可以来到施派欣根的工厂,并在不同的SAUTER钢琴中做出选择。客户可能会偏好更加明亮的或者更加柔和的音色,我们则可以相应地将钢琴做出调整以满足个性化需求,甚至单独对每一个琴键进行整音。无论三角钢琴或立式钢琴都可以进行个性化调整。

Jo Groebel:职业钢琴家能不能在盲测的情况下区分不同制造商所制造的顶级三角钢琴?


Otto Hott:非常困难!实际上人们在各种乐器上都进行过盲测(blind test),立式钢琴、三角钢琴以及小提琴都有。几乎所有参与测试的演奏家都提供了错误的答案。


关于传承


未标题-11.jpg


Jo Groebel:您如何看待钢琴制造技师培训的重要性?


Otto Hott:我们非常依靠技师培训,进行企业内的自主培训对于所有的中小企业都很重要。特别是在德国,现存的钢琴制造商已经为数不多了。钢琴制造技师必须非常了解我们的钢琴,这十分重要。如果我们从外面引进钢琴制造技师,他们甚至需要超过两年的时间才能了解SAUTER钢琴。我们自己工厂内的学徒则在工厂内直接接受培训,然后被派往全球范围内的经销商和售后服务商。这比坐在公司对他们的成长更有帮助。他们前往客户家中为钢琴调律,或者直接协助终端销售。另外,如果我们的经销商拥有曾在SAUTER工厂内接受过培训的钢琴技师,也将对我们有很大的好处。这些受过培训的技师更了解SAUTER钢琴,可以为我们争取更多订单,因为它们可以向客户更详细地解释SAUTER钢琴与众不同的地方。当训练有素的年轻钢琴制造技师愿意留在公司里时,我们当然很高兴,但这并不总是奏效。


Jo Groebel:那么公司内部的员工进修呢?


Otto Hott:员工进修在公司内部进行。我们富有经验的钢琴制造大师必须经常对他的学徒进行详细指导。SAUTER钢琴制造公司不是流水线作业。我们拒绝那种每个人只负责一个制造步骤的流水线作业。在我们的工厂中,每个钢琴制造技师都必须掌握数个工作步骤,这样才能确保每架SAUTER立式钢琴和三角钢琴都是独一无二的。


关于企业管理


未标题-12.jpg


Jo Groebel:您与其他员工一起在公司工作,所有人都在这支团队中,就像家人一样。您有哪些独特的管理哲学?


Otto Hott: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工厂内使用非常扁平的组织架构。每个小组的负责人和师傅在自己的领域都拥有决定权。在这里没有高层领导和底层员工的概念。


关于音乐教育


未标题-20.png


Jo Groebel:学习音乐是一个完整的闭环,因为音乐不仅仅是音乐,它还可以训练大脑,对吗?

Otto Hott:一位著名脑科专家的著作曾对此进行研究。它证明了学习钢琴对创造力和思维均有积极影响。因此,从小开始学习弹钢琴非常重要。德国的政治家们也应该更多地明白这一点,国家会因为公民的创造力而具有生命力。这是现在在德国正在被忽略的事情,我们的国家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Jo Groebel:中国的钢琴学习热潮是否也与他们的心态和教育理念有关?


Otto Hott:当然。中国家长拥有和德国家长完全不同的心态。中国人甚至告诉我,如果一个孩子不学习乐器,那他就永远属于社会底层。如果要进入社会上层,则必须会演奏乐器。他们认为乐器可以训练孩子的大脑,而钢琴尤其适合。在中国,我预计很快每个孩子都会学习弹钢琴。那里没有当今德国的糟糕音乐环境。而我记得,德国曾经也是这样的。人们说:钢琴必须经常练习。如果你为了练习钢琴而发牢骚,那就麻烦了。中国的母亲会对孩子说,现在就去练琴!然后孩子会弹两三个小时再接着完成学业,不会产生什么矛盾。体育运动训练和钢琴练习也是相似的。在中国,孩子们会练习、练习、再练习。


来自 CEO 的诉 (Tù) 求 (Cáo)


未标题-16.jpg


Jo Groebel:作为一家德国的中型规模企业,您对德国政府有任何诉求吗?


Otto Hott:是的,我所重点关注的是校园音乐教育。在我看来,音乐教育课程在德国的学校里变得越来越少。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现有的音乐教师太少了。这证明德国正在面临传统文化遗失的状况。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公司也面临一个问题:如果年轻一代没有机会得到音乐教育或无法学习乐器,我们将失去未来的客户。虽然私立音乐学院和一些国立大学都有一些音乐课程,但普通中学同样需要。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都必须提供足够的音乐课程。文化部长应对此采取相关措施。


Jo Groebel:那么您的愿望清单中的第二项是什么?


Otto Hott:我非常恼火的是,德国的政治家们没有意愿通过政府公共投资来推广和采购本土产品,导致数以百万计的资金都从我们这样的本土中型企业身边溜走。举个例子,如果斯图加特正在为他们的音乐学院寻找新的三角钢琴,那他们应该采购什么样的钢琴?当然他们会考虑最贵的。但如果不行的话,他们会购买日本品牌的钢琴。不幸的是,拥有远见的政治家们在德国并不多见。但是,其他国家则非常不一样:保守一点,我仅举眼前的例子,巴黎、布鲁塞尔、奥斯陆的音乐学院就随处可见我们所制造的钢琴。经验表明,如果有兴趣的采购方不仅仅是根据规定的采购目录做出决定,还可以找到我们并测试 SAUTER 钢琴,那么我们 SAUTER 钢琴总是在竞标中会获得很多机会。


Jo Groebel:可是德国的政治家们永远不会从外国汽车制造商那里购买豪华轿车。


Otto Hott:是的,那正是我的观点。多年前,我写信给当时的巴登-符腾堡州州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德国的音乐学院会购买外国品牌而不是本地制造的钢琴。我要求至少在公开招标流程中,德国本土品牌必须获得机会。如果采购是由音乐学院直接决定的,则至少也应该要求我们提供报价。但很遗憾,通常我们无法获得任何消息,或在获得消息时为时已晚。之后,来自远东的三角钢琴便已登上学校的讲台。州政府至少可以为德国的音乐学院提供一条信息——德国自己便拥有出色的钢琴制造商!如果德国警察不驾驶宝马摩托车而是驾驶雅马哈摩托车,德国纳税人们心里会怎么想?

 

Jo Groebel:德国警察驾驶的巡逻车也是德国品牌,而非日本或韩国的汽车。您对BVMW和德国联邦经济参议院有何评价?


Otto Hott:BVMW正在大力协助我们解决诸如数字化之类的未来问题,并积极努力地为我们德国的中小型企业而奋斗,我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而联邦经济参议院,最重要的则是举办众多顶级经济活动和论坛。我去过几次,例如在科隆的德国航空航天中心,非常有趣。在伍珀塔尔(德国北部大城市),我们拜访了制造特殊金属材料零件的全球领军级企业。在那里,人们会用不同寻常的眼光看待事物。


关于个人经历


未标题-21.png


Jo Groebel:SAUTER钢琴制造公司是一家传统的家族企业。那么您是如何加入的?


Otto Hott:我是一位金融工程师。大学毕业后,我曾在多家各种规模的公司工作过,最后在一家大型德国企业担任董事总经理,后来又担任了几年的管理顾问。这之后,一家银行邀请我前往位于施派欣根的SAUTER钢琴制造公司,因为那时它的发展不是很顺利。当我查看了财务报表数据并充分调查了市场后,我很快发现,这是一家优秀的企业,只是在管理方面需要更多经验。所以我便决定加入,并占据了80%股份,而另外20%则由SAUTER家族的后裔管理者所持有。自1993年以来,我一直是SAUTER钢琴制造公司的唯一董事总经理和大股东。

Jo Groebel:您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所做的最困难决定是什么?加入SAUTER算吗?


Otto Hott:是的,这肯定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因为我以前从未从事过这个行业。但是我意识到,那时的德国钟表行业也存在非常相似的问题。钢琴制造商在20世纪90年代表现不佳的主要原因有两个,而这两个问题在今天对我们来说仍然具有很大的困扰。一方面,数码钢琴抢占了传统钢琴制造商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多的客户因为价格便宜而购买了数码钢琴。另外,传统钢琴的使用寿命很长,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二手钢琴被投放至市场中,导致全新钢琴在全球的销量已从每年超过一百万台下降至40万台。


Jo Groebel:尽管传统钢琴市场已经扩展到了亚洲?


Otto Hott:是的,刚才我已经将亚洲的数据包括在内。目前,欧洲以及美国的传统钢琴市场都在萎缩。而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市场则正在稳步增长。经常会有中国客户拜访我们的工厂,也有一些日本客户。现在我们几乎跟全世界的钢琴销售市场都有沟通。我们的海外经销商非常了解如何评估当地乐器市场并且鉴别什么样的钢琴是优秀的,什么样的钢琴是平庸的。

Jo Groebel:您一生中最好的决定是什么?

Otto Hott:加入SAUTER。即使一开始很困难。对于我个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因为我在黑森林地区生活了40年。当然还有我的家庭:我们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孩子已经各有三个后代。随着家族的成长,我的孙辈们也会非常幸福。


未标题-10.jpg





最新文章

更新

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 | SAUTER (首德) 钢琴和贝多芬的不解情缘 (7)

2020-5-11

购琴工具

访问首德钢琴


亲临门店体验首德钢琴

购买指南


下载所有钢琴产品手册

产品保修


了解产品养护以及正品验证

联系首德


欢迎您与我们取得联系